《中國社會科學報》:是否可設立與自然科學、哲學社會科學并列的生命科學學呢?

2011年-01月-07日 來源:美寶國際集團

點擊放大

電子版鏈接:http://sspress.cass.cn/news/16607.htm


      本文系《中國社會科學報》第 154 期4版“前沿”文章之一。  


      對生命科學,我是外行,但對學習其一些常識知識有著深厚的興趣。對生命科學,我也關注長達20多年之久。在這里,我僅把近些年來對這方面的思考做相應梳理,從世界觀、方法論的角度談談對生命科學的一些可能是十分淺顯的看法,以求教于學界和對此有興趣的所有人士。

      興趣緣起于一位大師、一位新知

      人,往往從小就愛好奇思遐想。后來,我對生命科學產生更多的興趣,可以說是緣起于兩個人物。

  其一是很多中國人都十分尊敬的科學家錢學森先生。錢學森先生在世時就非常重視對人體生命科學的研究。他明確主張“人體是一個開放的復雜巨系統”,多次呼吁世人和社會應當把人體生命科學作為一門科學,甚至是一門未知科學加以重視和研究。20世紀80年代,我在一個會議上見到錢老,我這個晚輩向他明確表示,擁護他的這一見解與呼吁。錢老對我說:“人體生命科學研究要靠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指導,要靠領導的重視與組織,要靠各個相關學科的共同攻關。我們過去搞‘兩彈一星’,就是靠一體化的領導,靠高度的政治覺悟、高度的組織紀律性和高度的科學性。這是人體生命科學研究所必需的。”如今,經過這些年的學習與思考,我更加感到錢老在人體生命科學思考方面同樣是先知者。

  其二是發明治療燒燙傷藥膏的徐榮祥先生。我和榮祥先生相識于20世紀八九十年代交接之時。他給我講了他從事人體細胞再生研究的起始。上大學期間,榮祥曾利用課余進行實驗,把仍掛在藤上的三個南瓜劃傷,而后為其中一個抹上香油,結果這個南瓜創面上很快長出新的表皮,且沒留下任何創疤;另一個南瓜不作處理,后來創面是結疤;第三個南瓜被劃傷后貼上膠布,創面則是潰爛。榮祥把這一道理用到人體上,發明了治療燒燙傷有特效的燒傷藥膏。1991年,中國國家衛生部把他和他的團隊研究出的燒傷濕性醫療技術列入十年百項重大醫藥技術的首批十大醫藥技術之一,向全國推廣普及,造福廣大患者。美國FDA也改變了受理相關藥品的標準:禁止任何使創面干燥的燒傷及慢性創面愈合藥物的申報。多年來,用他的燒傷藥膏,效果確有再生皮膚的奇效。

  但當時我印象最深的并非這一發明本身,而是他在這一發明過程中對哲學的認識與運用。他說:“從一定意義上講,研究有無進展,決定于哲學理念的先進與否,進展大小決定于把先進的哲學理念與研究對象結合的程度。”“我盡管學的是醫學,但我酷愛對哲學問題的思考。我讀的哲學著作不多,尤其是西方哲學大家的著作我讀的更少。但中學特別是大學開的哲學課程,使我受益匪淺。毛澤東的《實踐論》、《矛盾論》和《人的正確思想是從哪里來的?》等基本哲學著作我讀過多遍,爛熟于心。這使我進一步明白了辯證唯物主義的基本原理,我對這些東西篤信不疑,從而認識了‘整體與個體’的生命科學這一哲學思路,即從生命體的整體活動中把握認識生命整體活動的規律,同時把握認識整體生命中一個個生命個體即一個個器官的活動規律。這整體活動規律與每個個體活動規律相互之間都應統一,而不矛盾,這才表明你所表達的是生命體的客觀真實的規律。我對燒傷濕性醫療技術的研究過程都源自‘整體與個體’這一哲學思路的指導。如原來世界上對燒傷的治療原則是保持創面干燥的治療,但實踐已證明,保持創面干燥不能愈合治療,說句土話,在干涸的土地上不可能生長莊稼。從個體來說,創面的組織細胞得不到生命的條件也是不可能愈合的。”

  榮祥和他的科學團隊的探索及階段性的成果,進一步引起我的思考:如何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來更加自覺地指導相關科學的發展呢?人體科學乃至生命科學是一個遠比一般自然科學復雜的科學的另一門類。在科學研究上不能設立任何禁區,不能固步自封,應容許大膽探索,鼓勵百家爭鳴。

  最近又讀了徐榮祥先生的《人體再生復原科學》(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進而加深了我對生命科學學科的思考。按理說,我對榮祥先生的人體再生復原研究沒有發言權,但對科學的信仰、尊重,促使我對這個問題的進一步關注。我更加注意到,過去人們對自身生命的傳統研究,大都集中在與大自然共生的人類生命體的自然生命領域,研究人體從胚胎開始到出生后直至死亡期間的自然生命活動和后天的自然食物營養,而“人體再生復原”則是擬對人體出生后的再生潛能以及針對人體再生潛能發揮所需的再生營養物質新能源的研究。應該說,這對人體生命科學探討可能是一個新的思路。

  錢學森先生是一代科學大師,他對于生命科學的鐘情與判斷可能不是心血來潮,而是一個大科學家的職業道德和卓越洞察力的自然流露;徐榮祥先生關于治療燒傷的成果是我親身感受到的事實,這是不是在一定程度上印證了錢老的一些預測呢?現在,我們強調以人為本,那么在自然科學研究上是否應該考慮把生命科學突出出來呢?

      現在似乎缺乏完整的生命科學學

      如果給人類認識客觀物質世界(其中包括人類生命自身)的能力及成果從大的方面分分類,能分多少類呢?或者說,人類對客觀物質世界認知的能力及成果如何分類才較為科學呢?對此,人們早就作了多種探討,現在仍在熱議,隨著科學的日益發展,這種探討將會更加深入。

  迄今為止,人們對科學的分類,較為普遍認可的是兩大類,即自然科學、哲學社會科學(西方稱之為人文社會科學)。應該說,這樣分類簡潔,也比較科學、準確。但這種分類有一個很大的缺憾,就是自然科學和哲學社會科學這兩個學科中都缺乏完整系統地對生命其中包括人類自身生命體研究的學科和學問,特別是缺乏對人類自身生命體意識認知的專門學問,也就是說,缺乏完整的“生命科學”。是否可以建立一門獨立于自然科學和哲學社會科學這兩門科學之外的生命科學呢?如果能按這三個學科劃分,那么,這三門科學所承擔的研究對象和任務分別如下。

  自然科學研究的對象和任務,是研究不包括大自然中所有生命體其中內涵人類社會的純粹自然界物質世界存在、發展、變化規律的科學。也就是說,自然科學是認知各種生命體之外的客觀物質世界即無機界的規律。

  哲學社會科學中哲學是研究自然界、人類社會和人的思維一般規律的科學,主要是解決主觀對客觀認識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其中的社會科學是研究人的社會存在即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關系和人類社會存在與發展的規律的科學。

  那么,生命科學研究的對象和任務是什么呢?這需要首先明確生命內涵的界定。生命,就是有機物和水構成的一個或多個細胞組成的具有穩定的物質和能量代謝現象,能回應刺激、能進行自我復制的半開放物質系統。它包括最原始、最簡單的生命體直到人類這種最高級、最復雜的生命體。生命科學研究的對象和任務應該是:各種各類生命體與純自然界的相互作用與規律,單個生命體內部各類不同組織、系統之間的結構、相互作用與運行規律,各種各類不同生命體如微生物、植物、動物、人類等之間相互作用與規律,單個或生命群體與社會的相互作用與規律,人類自身生命、意識和人對自然、人類社會認知等生理機理與身心健康的規律。從一定意義上講,生命科學是認知客觀物質世界中的各種生命體即有機界的一般規律。

  區別于任何動物的、有著思維功能的、活生生的人的肉體自身是大自然界的萬靈之長,是認識和掌握自然科學與哲學社會科學的主體。因此,也可以說,生命科學中的人體生命科學是連接自然科學與哲學社會科學的紐帶與橋梁。建立和發展生命科學特別是其中的人體生命科學,必然能帶動和促進自然科學與哲學社會科學的極大發展,進而帶動和促進人類文明的極大發展。生命科學中的人體生命科學所要研究的是物質世界與精神世界完全有機結合成為一體的獨特的科學,而不是單純物質或單純精神或物質與精神相割裂的科學。所以,也完全可以說,人體生命科學是生命科學所要研究的重點甚至是核心。

  作為理論支柱的人類意識認知科學是將人尤其是人腦作為研究對象的交叉學科,可謂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個文、理、工交叉的學科群。因此,建立和發展生命科學,認識和掌握生命存在、發展、變化的內在規律,特別是認識和掌握人類自身生命存在、發展、變化的內在規律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論和實踐意義。在當今世界,以基因工程為主要標志的生物制藥已成為世界三大高科技產業之一。生命科學學的建立和發展,完全有可能成為21世紀新經濟的重要支柱。

  如果生命科學這一學科分類成立,那么,就可以把微生物學、植物學、動物學和人類生理學、意識認知學、醫學等從自然科學體系中劃分出來,進而納入統一的生命科學這一體系。

  如果自然科學、哲學社會科學和生命科學這三個學科分類能夠成立,那么,從天之廣不可度、物之微不可竭的角度看,從萬事萬物生生不息、無始無終的角度看,從人類有文字記載的文明僅有五六千年歷史的角度看,我們可以說,人類無論對自然科學還是哲學社會科學,特別是對生命科學的研究與認識,都只能是剛剛開始,任重而道遠。對這些研究,我們應切實鼓勵解放思想、大膽創新,只有這樣,人類在科學大道上才能不斷前行,從而向“自由王國”不斷地邁進。當然,任何解放與創新,都需要嚴肅、嚴謹、認真、求實的科學態度,這是自不待言的。

設立生命科學學符合馬克思主義的時空觀與真理觀

      我個人認為,設立生命科學學,是完全符合馬克思主義的時空觀、真理觀和科學學科分類的一般原理的。

  我完全贊成馬克思主義的時空觀:空間無邊無際,時間無始無終。由無邊無際和無始無終組成的大宇宙史(亦即大自然史)應該是無限大與無限長的。這就是我們所說的由長、寬、高與時間組成的“四維空間”。至于有沒有包括“生物電”在內的“五維空間”乃至“更多維空間”,仍需通過人類的實踐去不斷感知和認識。

  眾所周知,作為太陽系行星之一的地球,距今已有46億年的歷史,地球上生物的歷史已有30多億年。地球上的生物不斷進化。“人猿相揖別”不過有300萬年左右,人類的農業文明起源于1萬年以前,而人類的文字誕生卻不過五六千年。

  在我們這個地球上,自從人類誕生后,廣義的自然史(其中包括生命生物史)與人類史便不可分割地聯系在一起,并相互影響與制約。人類的文明產生、存在并發展著,從而也誕生出并發展著兩類主要的科學,一是自然科學,一是哲學社會科學。人類對生命生物,包括對自身生理、機理的認識和對疾病的防治的醫學往往被放入自然科學的范疇。

  人類自誕生以來,科學技術方面的進步日新月異,這很值得驕傲。但要認真算起,《天體運行論》1543年出版,宣告托勒密“地心說”終結、哥白尼 “日心說”誕生,距今不過468年。牛頓經典力學的第一部經典著作《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1687年出版,這是人類掌握的第一個完整、科學的宇宙論和科學理論體系,距今不過324年。愛因斯坦關于狹義相對論的第一篇文章《論動體的電動力學》在1905年發表,距今僅有106年。距第一臺計算機的出現不過67年。從這個意義上講,人類對大自然和人類自身的感知與認識剛剛開始,沒有被感知和認識的事物還很多。也正是從這個意義上講,人類沒有什么可以驕傲的,人類要認識世界的路還很長且可以說是無限,除非在無始無終的時間里人類自身消亡。

  我也完全贊成馬克思主義的真理觀:無邊無際和無始無終的大宇宙發展過程中,各個具體過程的發展都是相對的,因而在絕對真理的長河里,人們對于在各個一定發展階段上的具體過程的認識只具有相對的真理性。這也就是說,人們的認識能力在各個階段上都是有限的,在每個階段上所掌握的都只能是相對真理。人類向著相對真理前進,逐步地接近絕對真理,但永遠也達不到絕對完全的真理,這是問題的一方面。問題的另一方面是,大宇宙的歷史是無窮的,人類的認識能力在全歷史上也是無限的。絕對真理包括在相對真理里面。不能認為相對真理只是相對真理,不包含任何絕對真理的成分。無數相對真理之總和,就是絕對真理。相對真理的積累,能使人們逐步地接近于絕對真理。不承認人類認識能力的歷史無限性,就要陷入不可知論或唯心論的相對論。

  中國最古老的醫書《黃帝內經》中說:“上盛則夢飛。”本意是指身體上部氣機強盛則可能夢到飛翔。在這里,請允許我把其中的“上”翻新理解成為人的“大腦”。讓我們的頭腦和思想從各種有形和無形的束縛中進一步解放出來,燃燒理想,放飛夢想,繁榮和發展人類的自然科學、哲學社會科學和生命科學特別是其中的人體生命科學。(出處: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李慎明 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

鏈接

      《人體再生復原科學》是一部關于人體再生科學的專著,于2009年12月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主要公告了用體細胞被誘導為干細胞、再原位再生復原組織和器官的系列技術成就。

  《人體再生復原科學》一書分科學公告、臨床研究結果、基礎研究結果、再生醫學創立、解讀體細胞被誘導干細胞研究、綜合器官原位再生復原養生、胃腸器官再生復原養生、皮膚器官再生復原養生八個部分。科學公告部分從人類文明發展史角度,簡述了人體再生復原科學發展的過程,確定了“體細胞被誘導成干細胞、原位再生復原為組織和器官”的人體再生復原科學的科學歷史地位。在基礎研究結果的公告中,則特別公布了人類癌癥和再生抗癌的秘密破解。

  徐榮祥在《人體再生復原科學》前言中稱:“人體再生復原科學”是全新的生命科學概念,是研究人體自身存在細胞的再生潛能和再生營養物質的科學,是利用人體再生潛能和外源再生營養物質,原位再生復原自身組織和器官的后天缺損、提前衰老、異變、嚴重疾病、提前凋亡的生命科學新體系。其核心技術是將“體細胞被誘導成干細胞、再原位再生復原組織和器官”的人體原位再生營養培養技術,通過人體再生營養物質的供給,實現人體原位再生復原,保障人體組織和器官的生理結構和功能,用其預防和治療疾病、預防和中止人體提前衰老、原位再生復原提前衰老的組織和器官。


ASCB預測未來50年的生命科學


      在美國細胞生物學會(ASCB)第50屆年會上,與會者共同回顧了近50年來科學家們在該領域取得的進展及突破。而一項開放性的話題也就此展開——預測下一個50年,生命科學領域將會帶來哪些新間出現了一些不那么嚴肅的預測,比如“更好的博士后待遇”,“讓人感覺舒適的機場安全措施”等等,但也有些中肯的答案,以下是這些細胞生物學家對接下來五個十年生命科學領域研究突破的預測:

2010-2019
      表觀遺傳抗癌藥;垃圾DNA功能確定;光學顯微鏡分辨率達納米級;高通量篩選;墻報的數字顯示;完全的siRNA藥物遞送技術。
2020-2029
      艾滋病疫苗;多動癥的治愈;生物人工器官;破解蛋白質折疊的奧秘;首個克隆人出現;細胞中納米晶體的結構;可取代睡眠的藥物。
2030-2049
      再生器官;以藻類作為生物燃料的汽車;治療普通感冒的抗病毒藥物;極端氣候條件下,植物生命的延續,世界不再有饑餓;人類血液的工廠化生產;截肢后的肢體再生術。
2050-2060
      記憶的機制;實驗室人造生命的誕生;導致老年個體猝死的關鍵因子;預測人類行為的科學模型;植入人腦的微型計算機。

生命科學新研



  生命科學,是系統地闡述與生命特性有關的重大課題的科學。支配著無生命世界的物理和化學定律同樣也適用于生命世界,從而無須賦予生命物質一種神秘的活力。對于生命科學的深入了解,無疑也能促進物理、化學等人類期貨知識領域的發展。比如生命科學中一個世紀性的難題是“智力從何而來”?我們對單一神經元的活動了如指掌,但對數以百億計的神經元組合成大腦后如何產生出智力卻一無所知。可以說對人類物力的最大挑戰就是如何解釋智力本身。對這一問題的逐步深入破解也將會相應地改變人類的知識結構。生命科學研究不但依賴物理、化學知識,也依靠后者提供的食品,如光學和電子顯微鏡、蛋白質電泳儀、超速離心機、X射線儀、核磁共振分光計、正電子發射斷層掃描儀等等,舉不勝舉。生命科學學家也是由各個學科匯聚而來。學科間的交叉滲透造成了許多前景無限的生長點與新興學科。
  現代生命科學研究的主要課題是:物種是怎么樣形成的?什么因素引起進化?人類現在仍在進化嗎?在一定特定的生態小生境中特種之間的關系怎樣?何種因素支配著此一生境中每一物種的數量?動物行為的生理學基礎是什么?記憶是怎樣形成的?記憶存貯在什么地方?哪些因素能夠影響學習和記憶?智力由何而來?除了在地球上,宇宙空間還有其他有智慧的生物嗎?生命是怎樣起源的?生物物質的化學本質是什么?這些化學物質在體內是如何互相轉化并表現出生命特征的?細胞是怎樣工作的?形形色色的細胞怎樣完成多種多樣的功能?基因作為遺傳物質是怎樣起作用的?等等。





63彩票